欢迎来到饶阳县人民政府网站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饶阳风采 -> 旅游文化
耿长锁纪念馆
2015年12月17日 14:57:01   来源:旅游文化

这尊塑像是以耿老1952年出访苏联时的形象为蓝本塑造的  

耿长锁,1900年出生,1938年参加革命工作,1941年出任五公村农会主任,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先后担任五公村党支部书记、初级社社长、高级社社长、五公人民公社社长、中共饶阳县委副书记、河北省革委副主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政协副主席等领导职务。耿长锁是中国共产党八大、九大、十大、十一大代表,是第一届、二届、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多次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作为农民代表几次出国访问,曾被毛泽东主席誉为“群众所信任的领袖人物”。

 

      第一部分 苦难童年

    耿长锁,1900年出生在五公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五公村是饶阳县的古村之一,因隋唐时期李氏家族五代世袭“安平公”而得名。

    耿长锁出生时,中国已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大清王朝苟延残喘,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清朝统治者横征暴敛,使劳动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耿长锁的父亲耿济川不堪生活重负,只身到城里打绳。一干就是15年,不但没有挣下钱,反而欠下了东家的“冤枉债”。耿长锁的母亲带着长锁的姐姐、弟弟和小长锁,苦苦地在贫困线上挣扎,不谙世事的小长锁,过早地尝到了生活的艰辛。穷人劳动为什么反而受穷?地主不劳动为什么反而享福?幼小的耿长锁时常思索着这个问题。耿长锁慢慢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生下来都一样,穷人受穷,是因为土地都让地主、富农夺去了。从此,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立下了一个大志愿:长大要帮着穷乡亲们守住地,种好地,让大家共同过上好日子。(故居模型前)这座干净的小院就是耿长锁故居。  

第二部分 上下求索

 

    长锁长大以后,没有太高的要求,唯一的愿望就是让父母吃饱穿暖,然而,就这点起码的孝心也难以实现。

    为摆脱贫困,耿长锁18岁时,到饶阳为城里商铺打绳,企图靠打绳挣钱闯出一条生路。奸诈的商人对穷人的压榨剥削,比农村地主有过之而无不及。耿长锁一气之下,又回到了农村。

    耿长锁打绳技术高,庄稼活也是一把好手,尤其是割小麦,更是十里八乡闻名的快手。五公小麦少,每年麦收,耿长锁都要带领一帮打绳的小伙,到饶阳麦区打短工收割小麦。那时一些为富不仁的富人,往往要雇“领人”。即找一割麦快手,用高工钱,高待遇,让其为自家领工割小麦,打短工的跟不上,就不管饭,也不给工钱,这是一种恶毒的剥削手段。耿长锁凭着一手割麦绝技,每次都压住“领人”,使富人的阴谋破产,穷弟兄们顺利拿到工钱。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中共地下党在饶阳多次组织活动,公开提出“反封建、反压迫、反剥削”的口号,在耿长锁心中升起了一盏明灯,使他看到了希望和光明。耿长锁积极参加地下党组织的“穷人会”,多次同恶霸地主、富农作斗争,长了穷人的志气,灭了地主老财的威风。耿长锁从中清楚地看到:封建老财表面上耀武扬威,其实并不可怕,只要挺起腰板敢于和他们斗争,就能取得一个又一个新胜利。

    耿长锁26岁时,与妻子徐树宽结婚。这位就是耿长锁的老伴徐树宽,结婚后耿长锁家里添了个贤内助,生活上多了个好帮手。展柜中的这些劳动工具记录了耿老当年的生活状态

第三部分 战争烽火

 

    “七?七卢沟桥事变”的隆隆炮声,唤醒了全国人民。1937年,饶阳县建立起抗日组织,1938年五公村建立了抗日政权。耿长锁先任工人抗日救国会委员,后任工会改善部长。1939年,日寇占领饶阳,抗日工作转入地下活动。日本鬼子和伪军到处烧杀抢掠。1940年秋季的一天,一队日本兵包围了五公村。杀害了包括耿长锁的父亲在内的30多名五公群众。国恨、家仇在耿长锁胸中燃烧,化作一股巨大的复仇力量。

    1939年,日寇占领饶阳后,用刺刀逼着群众修公路、建岗楼、挖封锁沟,对我抗日根据地实行囚笼政策,仅五公村周围4公里以内,日寇就建起了岗楼4座。

    在波澜壮阔的抗日战争岁月里,耿长锁组织群众挖地道,斗敌顽,送情报,保护抗日人员,为抗战胜利做出了贡献。

    耿长锁同志1947年担任党支部书记,成为村里当家主事人,在解放战争期间支前、征兵、征粮等项工作中做了大量工作,同时也维护了“土地合伙组”的健康发展。   

    1948年,解放战争正在进行,县委动员青年参军,耿长锁当时唯一的儿子、年仅16岁的耿德录积极报上了名,县委书记李太从关心耿长锁的目的出发,亲自来到他家,劝耿长锁让儿子留下来,耿长锁谢绝了他的好意,坚决支持儿子参了军。

 

第四部分 组织起来

 

1943年,冀中平原遭受严重干旱,赤地千里,颗粒无收,人民生活异常艰苦。米糠、干菜、树叶、花生皮、成了穷人们的主食。面对严重的自然灾害,194311月,毛泽东同志发表了“组织起来”的重要讲话,响应毛泽东同志“组织起来”的号召,耿长锁、李砚田、乔万象和卢墨林手握三把大镐成立了全国第一个“土地合伙组”。1944年秋后算账,农业,副业大丰收。土地合伙组的大丰收,震动了五公村。贫苦农民们看到了组织起来的力量,纷纷入组。土地合伙组,更名为“农业合伙组”。合伙组的成立,在冀中乃至全国首创了互相合作的经营管理模式,为以后全国合作化的开展,树立了一面旗帜。

 

第五部分 大道曲折

农业合作化道路是宽广的,光明的,但又是曲折的,不平坦的。

194411月,冀中八专署减租减息试点工作组进驻五公村。

19451月,工作组生搬硬套,修改了合伙组《章程》。把原《章程》中的地、劳对半分红,改为地四劳六分红;副业的资四劳六分红,改为资三劳七分红。这个不从实事求是出发的《章程》伤害了中农利益,为第二年的退组风波,埋下了祸根。

1945开春,耿长锁调整了工作思路,决定抓农业的同时,加大副业的劳动投入。这一年,农业、副业双丰收。合伙组的大丰收,却使中农户感到地多入组吃亏了,耿书普等8户中农退了组;退组风波来势凶猛,破坏力大,他们拿走了不该拿的公积金,使原本红红火火的副业几乎瘫痪了,但它永远吹不散合伙组。在耿长锁的带领下,剩下的九户拧成一股绳,重整旗鼓,再夺农、副业大丰收。

退组风波刚刚平息,有人抓住8户中农退组大做文章,冀中行署八专署,还做出了解散耿长锁农业合伙组的决定。

    1946年,八专属实业科认为,耿长锁的合作社超社会,不适合群众要求,决定必须解散,改为互助组。耿长锁从实际出发,勇敢面对,不但拒不散组,还发展了三户贫农入组。

   

耿长锁顶着来自八专署的压力,带领全组抗旱保春播,抗旱保复收,夺得了农、副业连续三年大丰收,五公种地史上,又一次见证了奇迹。耿长锁开展的土改工作,也被工作组否定,把合伙组划为了“富农组织”。耿长锁及时向上级反应了当时五公村的土改情况。1948年冀中区党委派了新的工作队到五公。 “富农事件”终于画上了句号,这一次次的斗争进一步坚定了耿长锁实事求是的思想。

 

 

第六部分 社会主义之花

进入50年代,农业合伙组更名为“耿长锁农业合作社”。合作社更名前,村里的种地能手,富裕中农李亨通不服气。他向合作社挑战,看到底谁的庄稼长得好。耿长锁意识到李亨通不是简单的一个人,他的背后是以富裕中农为主体的整个中农阶层。这是合作社和单干户两个阶层的竞赛。

竞赛搞了三年,后两年都赶上了天旱,合作社人多力量大,旱灾之年夺得大丰收。而李亨通身单势孤,一败涂地。 

李亨通在事实面前服了输,申请加入了合作社。在合作社的影响带动下,广大农民纷纷组织起来,一年内的时间里,全村成立互助组8个,合作社20个。

 

第七部分 康庄大道

10年社庆以后,五公,这个平凡的农村成为了全国瞩目的典型。各地代表团纷至沓来,志愿军归国战斗英雄,京津演艺名家,外国友人,都以成为耿长锁农业合作社名誉社员为荣。

19561月1,五公由大社(也就是初级社)转为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取消土地分红,彻底改变几千年来的土地私有制。高级社的成立,极大地调动了广大社员的生产积极性。

1956年9月15,耿长锁做为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光荣地出席了党的八大。

19572月22,耿长锁出席全国劳动模范大会,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彭德怀、邓子恢的接见,会上,颁发了金质五星奖章。正因为耿长锁在农业方面取得的成就,才有了国务院、省政府颁给他的劳模奖章和证书。

 

第八部分 实事求是

耿长锁从办合伙组开始,就坚定了“实事求是”信念,几十年间痴心不改。

1958年,全国各地大放高产卫星,“山药亩产几万金、几十万斤”,唯独不见五公的卫星上天。即使有省委副书记要求:五公必须放5颗卫星。耿长锁都坚持一颗也不放,结果受了三年压制。弄得领导十分恼火,甩下一句话:“既是这样,五公的事三年不许见报!”

上世纪七十年代,一位记者把五公的粮食亩产量多写上去25斤,耿长锁知道了,非让记者改过来,记者说,你们的亩产再有25斤就过黄河了,不就是25斤吗,又没添更多。耿长锁说:“多1斤也不行。比方说你这闺女挺俊的,给你往脸上搽25斤雪花膏,你成个啥样子?”

耿长锁在放卫星上的所作所为,深深教育和鼓舞了五公人民。秋后,他们不顾上级某些领导的批评与指责,即全省要求农村开挖平原水库蓄水,以解决开春抗旱浇地用水。耿长锁意识到夏季虽有雨水入塘,但存不到来年春季水就干了,指望不上,又耽误了种庄稼打粮食,所以他顶着压力一个也没挖。

实事求是地开展农田基本建设,一冬打井15眼,至此,五公村共有水井148眼,为夺取1959年农业丰收,粮食亩产上《纲要》创造了条件。

1959年庐山会议以后,党内的民主生活变得极为不正常,可耿长锁却大胆直言,挨整、受压,都无所畏惧,坦然处之,他积极向上级反映问题,并得到了上级的肯定。后来省委批准他们原来的“基本口粮和按劳分配相结合”的分配办法,并在全省得到推广。

1960年,“三年困难时期”耿长锁给中央分管农业的谭震林同志写信,信中既有对脱离实际、强迫命令的反思和反感,也有对因地制宜、改变面貌的具体意见和建议。转呈毛主席以后,毛主席高度评价这封信“代表了农民的要求”。

中共河北省委第一书记林铁参加了庆祝大会,并发表讲话。讲话之前,他首先离席向耿长锁深施一九十度大躬,这一躬既是对耿长锁实事求是工作的感谢,也含有对他坚持实事求是,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歉意。

耿老不仅与林铁在工作中相互支持,就是在生活中也是知交。在文革期间,林铁被关在滹沱河干校的牛棚中,受到了非人的待遇,耿老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两次看望他,也是唯一一次自卖大名才见到了老朋友。

当时,河北日报以整整三个版面报道了五公集体化二十周年的庆祝活动和五公的发展变化。

 

第九部分 高尚情操

在饶阳,有一种广为称颂的“五公风格”:扶危济困,助人为乐,心怀坦荡,勇于承担,大公无私,甘于奉献。五公风格是五公集体化的产物,是耿长锁公仆精神的化身。他先后收养了李转、李坛子、李秀英、李孟杰四个孤儿,使他们上学读书,次第长大。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耿长锁在大办农业,解决人们温饱的同时,也看到了文化教育的力量,大兴文化之风,尚武之风,爱社之风。形成了良好的五公村风。

1961年,耿长锁去北京开会讨论研究全省农民口粮分配办法。会上,各地、市委书记表态一致赞同省委主张的“按劳分配”的办法,只有唯一的农民代表耿长锁唱起了反调,力主实行从实际出发的 “按劳分配与基本口粮”相结合的分配办法。

三年困难时期,耿长锁不要国家救济,带领群众大干苦干,生产自救。1961年,他一次退回国家拨来的打井款30多万元。耿长锁和五公的普通农民一样,在青黄不接时只好吃糠咽菜。公社党委看他饿的不成样子,决定从畜牧场拿出100个鸡蛋,让他加强营养。他说,“国家正在困难时期,不少群众也得了浮肿,他们能过去,我咬咬牙也能过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不能搞特殊。”随后让老伴提着鸡蛋交到了供销社。他年轻时在县城协记绳铺认识的老伙计知道他得了浮肿,让儿子给他送来了二十余斤羊肉,他还让老伴把羊肉全部分给了五保户。

1966年邢台大地震,上级拨来一部分修房补助款,在他的带动下,五公村三个大队干部没要一分钱,把钱分给了困难的社员们。

耿长锁廉洁奉公、一心为民,从1960年开始国家每个月都会给他50块钱的补助,也是从那时起老社长开始做工不要工分了。不少人难以理解, 认为纯粹是“ 傻子”一个。其实更傻的事还有,有一年合作社决定建油坊,耿长锁就拆掉了自家的两间住房,还搭上了计划建新房的一万多块坯,自己一家住进村里两间闲置的破坯房猫了一冬一春。他有一个信念,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 就要把党的利益、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

面对各种利益诱惑,耿长锁总是铿锵有力地说,“不义之财,就是金马驹子来在面前蹦三蹦,我也不动心。”五十年代初,一个名叫李恒信的人,在五公设了个花生收购点,他觉着耿长锁的名气大,有这个“保护伞”,赚大钱的机会到了。李恒信请耿长锁喝酒,他不喝,又想法送布匹拉拢耿长锁,又被拒绝。后来耿长锁得知李恒信上交国家粮油公司的花生米,都是混合豆。还打算把好花生豆运到天津卖高价,次豆卖给国家。耿长锁对李恒信企图抽国家的筋赚大钱,气愤极了,严肃地说,“这种搞投机取巧、欺骗国家,昧着良心赚黑钱的买卖,我们坚决不干!”李恒信只得灰溜溜把花生收购点撤走了。

国家干部“医疗证”被他当成了摆设。为了给国家节省药费, 他生病经常让本村赤脚医生进行治疗,和群众一样交钱。为照顾他工作,上级配给他一辆汽车,但他除工作外从不使用,国家干部医疗证也被他当成了摆设。

当时五公村拥有一流的生产技术和经验,当兄弟生产队遇到困难时,耿长锁都毫不犹豫,积极为兄弟队提供帮助,受到干部、社员的一致好评。

第十部分 暴风骤雨中

1966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席卷全国,耿长锁也受到了冲击。在“山雨已来风满楼”的日子里,耿长锁顶着压力,坚持“抓革命,促生产”,在带领群众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高潮的同时,平整土地,改良土壤,打井办电,兴修水利,大搞农田基本建设,使粮食产量过黄河、跨长江,1971年,平均亩产超过了千斤,展现了一代劳模的风采。

 

第十一部分 永葆本色

作为省部级领导干部,耿长锁从来没有一天离开过劳动,他始终肩不离锄,手不离锨,他常说:多走路,多劳动,腿上有劲,脚下有根。

从互助组开始,耿长锁一直担任着社里的领导职务,后来又担任了副省级领导,但他数十年如一日,始终保持着庄稼人的本色,坚持带头参加劳动,除了开会以外,平均每年出工都在200个以上。1968年,省拟定耿老为省革委会委员,被周恩来总理单独批示:像老耿这样一辈子不犯错误的人很少,拟担任河北省革委会班子成员。即省革委会副主任职务。1968年,耿长锁担任了河北省革委副主任,省委为了照顾他的工作和生活,准备给他安排一套住房,让他搬到省会石家庄去住,他说:“那可不行,五公是我的根,我怎么能离开五公和乡亲们呢?”

耿长锁从不乱花一分钱,人们都说,把钱交给他,比锁在箱子里还放心,真不愧叫“长锁”。他常说:“一粒米,一分钱,都是老百姓一个汗珠摔八瓣儿挣来的,集体的钱要花要用不掂量掂量行吗?”老社长的生活很是节俭,衣服总是破了又补补了再穿,鞋子总是不能穿了才扔。

1982年,82岁的耿长锁被河北省委列为党的十二大代表候选人。耿长锁听说后,亲自打电话给省委书记邢崇智,辞去十二大代表候选人的请求。他觉得自己年岁已高,应该把位子让给年轻人,认为这是关系到党和国家后继有人的大事。省委经过研究,同意了他的请求,并向他表示敬意和问候。这是当年河北省委书记邢崇志和省长张曙光到五公家中来看望耿老。

耿长锁解放思想,开拓创新,1984年五公村建起了油脂化工厂,成为饶阳县第一批乡镇企业,农副产品变成了金元宝,每年为五公村增收超百万元。

1985年8月,85岁的耿长锁积劳成疾,住进了石家庄医院。在病中还念念不忘村里的工作。

 

第十二部分 深远影响

耿长锁作为一个没有任何非议的著名劳动模范,一辈子居功不傲,廉洁奉公,执政为民,既便到了晚年的时候,仍是新闻热点,政要关注,海外专家、学者瞩目的人物。

1978年5月13日,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先念、国务院副总理陈永贵,在石家庄接见了耿长锁,当年李先念曾嘱咐省里的主要领导:五公的事要多同老耿商量商量。并对五公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

美国学者毕克伟在参观考察五公后,把“农业学五公”带回了美国,这是他在美国家中劳动的照片。

 

第十三部分 红花绿叶

耿长锁和他的农业生产合作社,被称为“社会主义之花”。红花需要绿叶,绿叶衬托红花。在耿长锁的周围,有一批这样的甘做衬托的绿叶,他们是耿秀峰、乔万象、李砚田、卢墨林、乔利广。

在饶阳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曾经涌现出了一代代革命英模,他们是韩子木、李一等。

在现代,也涌现出了一批演艺名家,他们是田光、葛存壮、蓝天野、葛优。

 

第十四部分

1985年耿长锁不幸病逝,全村百姓满怀悲痛的心情缅怀老社长,中央领导也纷纷发来唁电表示哀悼,还有当年耿老去世后彭真同志发来的唁电,唁电中,充分肯定了耿老的一生,并表达了自己的悲痛之情。他高度赞扬耿长锁同志一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用他的模范行动表明,他无愧于全国劳动模范和优秀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

 

第十五部分 今日饶阳

饶阳作为红色老区,一直把耿长锁“艰苦奋斗、实事求是、廉洁奉公、为民造福”的精神视为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在市委、市政府和县委的正确领导下,30万饶阳人民紧紧围绕“生态立县、绿色崛起”总体目标,开拓创新,扎实苦干,产业发展不断迈出新步伐,现代农业不断实现新突破,城乡面貌不断发生新变化,人民生活不断得到新改善,经济社会发展稳中有升、势头强劲。

从“京南第一大菜园”到“中国设施葡萄之乡”,从全省首家蔬菜行业联合总社再到全国首家设施葡萄研究所,通过组织起来,我们取得了设施葡萄种植面积全国第一、设施蔬菜播种面积全省第一、财政收入增幅全市第一、农村面貌改造提升全市第一、城乡环境综合整治全市第一、扶贫开发工作全市第一等一系列傲人的成绩。

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强力实施,综合配套改革全面深化,今日的饶阳,迎来了绿色崛起的大好时机。后发优势、区域优势、生态优势日益凸

显,谋事氛围、干事氛围、成事氛围日益浓厚,30万饶阳人民正在县委县政府的统一领导下昂首阔步行走在富民强县的光明大道上。

 

第十六部分

1943年一路走来的耿长锁农业生产合作社,历尽风霜,依然阳光明媚。这是历届县乡党委、政府及村党支部村委会干部名单,干部换了一任又一任,一个信念却始终坚定:沿着老社长的道路走下去。

 

结束语

耿长锁的一生是不平凡的一生,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艰苦奋斗的一生,清正廉洁的一生,为民服务的一生。他的毕生追求,就是带领乡亲们挑战愚昧、抗争贫困,趟出一条共同富裕的康庄大道。他虽然离开了我们,但高风亮节和伟大人格,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在推进农业现代化和农村改革发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征程中,需要千千万万个鞠躬尽瘁、为民造福的“耿长锁”,以崇高的人生追求、满腔的工作热情、扎实的工作行动,积极投身到实现中国梦的大潮中去,将饶阳梦个人梦完美结合,开拓创新,克难攻坚,锐意进取,为饶阳的绿色崛起贡献青春、智慧和力量。

 

一楼展厅

一楼展厅

一楼展厅

 

饶阳县人民政府 冀ICP备05018304号-10 版权所有 2015

地址:饶阳县人民西路51号 邮编:053900

电话:0318-7237800 邮箱:hsry@hengshui.gov.cn

冀公网安备 13112402000154号